www.nnbsh.com
【纯爱必进】小说书单
  • 重生之国民男神
    重生之国民男神74
    “” 【本文女扮男装,重生虐渣,酸爽无比宠文+爽文无虐,双强双洁一对一,欢迎跳坑!】前生司凰被至亲控制陷害,贵为连冠影帝,却死无葬身之地。意外重生,再回起点,获得古怪传承。司凰摸着下巴想:这真是极好的,此生必要有债还债,有仇报仇。*重临娱乐王座,明里她是女性眼里的第一男神;执掌黑暗势力,暗中她是幕后主导一切的黑手。一语定股市,她是商人眼里的神秘小财神;一拳敌众手,她是军队汉子眼里的小霸王。嗯……更是某人眼里的宝贝疙瘩。然而有一天,当世人知道这货是个女人时……全民沸腾!*面对群涌而至的狂蜂浪蝶,某男冷笑一声:爷护了这么久的媳妇儿,谁敢抢?“报告首长,李家公子要求司少陪吃饭。”“查封他家酒店。”“报告首长,司少和王家的小太子打起来了。”“跟军医说一声,让他‘特别关照’病人。”“啊?可是司少没事啊。”“就是‘关照’王家的。”“……”*许多年后,小包子指着电视里被
  • 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
    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全本免费阅读
    “” 声明《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作者艳鬼七娘写的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最新章节小说在线阅读,实时同步更新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最新章节,书友所发表的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最新章节评论,并不代表要看书赞同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最新章节或者支持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读者阅读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如果小说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最新章节浏览,或对小说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小说最新章节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小说重生元帅夫人是丧尸,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莘木是一只怕鬼怕猫又有点恐高的丧尸,末世百年表示被人类逼得已经混不下去的莘木打包起所有家当决定隐世。在吃光所有存粮后,莘木准备好好的睡一觉,却未曾想,一觉醒来已是万年以后。万年以后,地球已经
  • 当影帝遭遇男神
    搬文当影帝遭遇男神
    “” 《当影帝遭遇男神》故事提要——每日六点准时更新,不见不散土鳖健气别扭贤惠影帝受黑刻薄生活不能自理男神攻陆然:“如果有一天我能够站上小金人颁奖台上,那我一定要当着全世界人的面,向我最爱的人求婚。”(捂脸陶醉,想想就很浪漫。)晏长安:“幼稚。”陆然:“你这种刻薄生活不能自理的基佬是不会懂的!”晏长安:“我这辈子都不想懂。”若干年后。颁奖典礼上,陆然终于如愿站在颁奖典礼,握着小金人,却是激动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晏长安一袭黑色哑光西装,拿着戒指走上台来。凝视着陆然。“虽然我觉得这样做有点幼稚,但是…”男人单膝跪地,在台下无数镁光灯的照耀下,望着陆然微笑。“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注意事项:略逗比蠢萌,攻腹黑毒舌,洁绝对者亲妈偶尔小虐怡情不喜慎入持日更不断偶尔万字爆发们和气写文看文不喜勿喷哈微博每晚十一点出预告么么哒
  • 监护人[重生]
    监护人小说txt
    “” 声明《监护人[重生]》作者不会下棋写的监护人[重生]最新章节小说在线阅读,实时同步更新监护人[重生]最新章节,书友所发表的监护人[重生]最新章节评论,并不代表要看书赞同监护人[重生]最新章节或者支持监护人[重生]读者阅读的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如果小说监护人[重生]最新章节浏览,或对小说监护人[重生]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务管理区发帖,如果发现《监护人[重生]》小说最新章节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小说监护人[重生],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身份背景十五岁,生母去世,父未知,手握大笔遗产,中考通关成绩糟糕,现请选择监护人↓人选一生母亲弟,关系不亲但嘴炮技能点满的舅舅,看起来很温和很靠谱很有诚意。人选二从未蒙面的父亲的长子,没见过,突然冒出来的不明生物,血缘上跟你一毛钱
  • 少将!你媳妇有了!
    连祁光夏侯《少将!你媳妇有了!》
    “” 他出生于末世二十年后,四十五年的时间他从第三街道的难民营成为了华夏第一高手。人类与丧尸的最后一役,他与丧尸王同归于尽,人类近七十年的黑暗结束,迎来了新的希望。再次睁开眼睛,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千年。在他还没弄清楚自己的处境,便面临着即将被打包送人的悲剧。场景一:战场上。一道黑影闪过,伴随着寒光,一只三米长的变异体瞬间被肢解。“你来干什么?”光淡定的将刀收鞘“家里没酱油了,出来打酱油,路过。”场景二:看着光沉默许久,伸出一只手指头捅了捅自己自始至终都一直瘫着的脸,认真道“我害羞了。”“。。。。。。。。。”贵为将军夫人,应该对乐器颇为精通吧?”白莲花“不会。”某光“那茶道呢?”白莲花笑“不会。”某光“绘画呢?”白莲花还是笑“不会。”某光“那你会什么?”白莲花得意某光低头沉思片刻,寒光闪过,一把长刀定在了白莲花鼻前两公分处“砍人算不算?”话音落下,‘啪嗒!一声
随机推荐